W020130419555020434131.jpg
首頁>蜀風茶韻

書帶草有溫柔敦厚樸素大方的美態

2019年08月09日 08:50 來源:成都晚報 作者:心 岱

  我剛搬到此地來住時,樓下花園的樹木也是那時種植的。園中的樹,經過這些年的生長已經成蔭,但豐茂的還是那些灌木和地被植物。有一種草植在小徑旁,葉子細長,顏色深綠,長得很茂盛,一大團一大團的,很長時間不知是什么草。

  后來讀車前子的《品園:良辰美景奈何天》一書,這是一本關于蘇州園林的日記。車前子在《怡園2004.3.29》那篇寫道:“南雪亭的石桌石凳,亭后的一株橘子樹。幾棵梅樹,樹下茂盛的書帶草。茂盛得仿佛是一畝又一畝,沒地長,只能堆著長,竟抱成了團。”車前子在這篇文中還提到李漁,說李漁在《閑情偶寄》一書中,講他自己沒見過書帶草。車前子說在《閑情偶寄》的種植部,是這樣寫書帶草的:“書帶草其名極佳,苦不得見。譜載出淄川城北鄭康成讀書處,名康成書帶草。噫,康成雅人,豈作王戎鉆核故事,不使種傳別地耶?康成婢子知書,使天下婢子皆不知書,則此草不可移,否則處處堪栽也。”車前子懷疑李漁是見過書帶草的,只是不認識而已。

  同一年的初冬,我在蘇州,在怡園的門口看人民路上的車來車往,那天下午陽光很好。我沒進怡園,所以怡園的書帶草我是沒看到。在蘇州我去了很多園林,那些園林必定有書帶草。即使看到,我也是不會認識的。看到車前子寫書帶草,我就一直想弄明白,書帶草是什么草。偶爾我會把它和樓下的那種豐茂的草聯系起來,但無法確認。

  上午我出門,依舊要從那些花臺邊走過,我又注意這種草了,卻意外發現這種草竟忽忽地開花了,記得前兩天好像都沒看到這花。花莖是從葉叢中抽出來的,開出一串淺紫色的穗狀花,還真好看。看到花的那一刻,感覺這種草就是書帶草。回家翻《花鏡》,書上寫道:“書帶草一名秀墩草。叢生一團,葉如韭而更細長,性柔韌,色翠綠鮮潤。出山東淄川鄭康成讀書處,近今江浙皆有。植之庭砌,蓬蓬四垂,頗堪清玩。”在注解中,說葉間抽花軸,上部開花,排列成穗狀序,淡紫色,也叫階沿草。根如連珠狀,那連珠的根就是麥門冬也叫麥冬,其實是我再熟悉不過的一味中藥了,大小跟枸杞差不多,顏色是黃白色。我曾有一段時間在中藥房里買來泡水喝,味道淡淡的。很難把麥冬跟書帶草聯系在一起,但卻是實實在在的。

  書帶草最早是前些年從陳從周先生的一本散文《書帶集》而知的。這本三聯出版的書曾翻過,因為早些時買過一本花城出版社的《陳從周散文》,兩本書的內容有些一樣,就沒有再買《書帶集》,但書名是記住了。陳先生在《天意憐幽草》一文中,記述了對書帶草的無比喜愛。如同我們總是對自己幼時見過的東西有懷舊般的喜愛一樣,這書帶草也是陳先生故園的草,讓他回憶起幾十年前故園中的往事。另外從造園的角度上,他這樣寫道:“我尤其愛這墻陰石隙間的書帶草,它謙虛地愿做造園中的配角,因風披指,楚楚有致,發揮了園林不可思議的作用。過去園林中用它來‘補白’,來修正假山的缺陷,花徑的平直。是祖先用來作為造園的重要植物。”書帶草成團的茂盛樣,陳先生形容它有“溫柔敦厚樸素大方的美態”。

【責任編輯:晨曦】
上一篇:
友情鏈接
關于我們 | 編輯信箱
凱風網版權所有   蜀ICP備16024791號-1
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
江西昨天快3开奖结果查询